咕咚网

为什么盐袋特别湿,国外盐袋设计,热敷盐袋作用与副作用,经常盐袋热敷好吗

发布时间:2019-11-02 13:55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一卷: 第1109章 我保证,我就在这里!

第一卷: 第678章 这样的手段虽然卑鄙了点

第一卷: 第1389章 你怎么能证明你是陆总?

然后,话没说话,叶栗就楞住了,脖子上传来的冰凉触感,让叶栗一时间回不过神,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脖颈。 一条细白的白金项链,没多名贵,随便哪个牌子一两千块都可以买的到的价值。 但,项链下的挂坠却是一个一张全家福,那是陆家的全家福。 除去在那部分遗产里面的镯子和陆家的财产外。 陆柏庭的手里,只有这一个母亲留下来的东西,陆柏庭始终很宝贝。 叶栗不是第一次知道这条项链,她在认识陆柏庭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条项链,几次她想法设法的要从陆柏庭这里拿走,都被陆柏庭呵斥了。 甚至,因为呵斥叶栗,陆柏庭被叶建明打了,陆柏庭都没吭气过。 在和陆柏庭成了男女朋友后,叶栗问陆柏庭讨过,陆柏庭理都没理叶栗。 甚至叶栗还刷了手段,从陆柏庭那里拿了项链,但是却毫不客气的被陆柏庭要了回去,甚至被这人警告了。 那时候的叶栗是气急败坏的。 但是却拿陆柏庭一点办法都没有。 一直到叶家出事,叶栗才知道,这条项链是陆柏庭的母亲留下的,所以陆柏庭一直很珍视,虽然没带在身上,但是几乎是锁在保险柜里的。 那时候的叶栗知道,这条项链,大概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有机会拿到了。 毕竟,陆柏庭这么恨叶家,这么讨厌自己。 而如今,这条项链却安好的待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 叶栗真的是惊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 …… “我来磨,怀孕别一直站着,去沙发上坐着,等下再让你来煮咖啡。”陆柏庭也不介意,结果叶栗手里的工作,做了起来。 那声音淡淡的,吩咐着叶栗,但是却决口不提及这个项链的事情。 但叶栗却无动于衷的站着,指尖颤抖的搭在项链上,目不转睛的看着已经开始磨咖啡豆的陆柏庭。 “怎么了?”陆柏庭侧头问了一句。 叶栗沉了沉才说着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送我项链?” “想送就送了。”陆柏庭的解释很平静。 “以前我问你要,你怎么都不肯给。” “因为这是给陆家媳妇的。”陆柏庭说的面不改色,“你和我结婚了,这条项链给你,也没什么不对。” 叶栗没说话,就这么站着。 她看了很久的陆柏庭,知道这是这人能说出来的极限了。 不管他对自己多好,毕竟陆家和叶家的仇仍然还在那摆着,陆柏庭能跨过这个槛,对自己说这些话,已经超出了叶栗的想象。 忽然间,叶栗的眼眶就这么酸胀了起来。 她快速的转过身,不再看陆柏庭。 但是叶栗还没来得及坐下来,陆柏庭就已经伸手扣住了叶栗的手腕:“为什么哭了?” “没有啊。”叶栗抬起头,很无辜的看着陆柏庭。 陆柏庭看着叶栗,低低的笑了笑,短促的笑声格外的好听,他附身给了叶栗一个吻,很绵长,也很动人。 叶栗被吻的一动不动,彻底的僵在了原地。

第一卷: 第479章 你一定要这样逼着我吗?

第一卷: 第528章 她是真不敢给叶建明电话

游泳一直是陆柏庭的习惯,他来回游了几躺,直接跳上池边,随意的擦了擦,就把放在一旁的笔记本电脑打开,就地出来起公事。 从叶栗开始看齐,陆柏庭的手机就没停过。 她看了很久,看到双腿酸疼,眼睛犯困,陆柏庭却仍然还在处理公事。 叶栗很清楚,陆柏庭平日有多忙,能专程挤出这段假期,他要付出多少。 说不动容,是假的。 叶栗的心口,仿佛就被什么狠狠的撞了一下,她真的开始相信陆柏庭说的,他们要重新开始的话。 一直到叶栗站的受不了了,她想去叫陆柏庭,但最终没能叫出口,就这么沉沉的躺在大床上睡了过去。 …… 同一时间,陆柏庭挂了手机,结束了最后一个邮件,这才拿起手机,快速的朝着别墅外走去。 —— 凌晨1点。 叶栗是被尿意憋醒的,她几乎是闭着眼睛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,等出来后才发现,大床上是空着的。 这让叶栗微微一怔,有些回不过神来。 下意识的,叶栗伸手摸了一下大床的温度,上面冰凉凉的,没任何人躺过的痕迹。 就连床单,都是铺的平整的。 这下,叶栗愣住了,陆柏庭在这个时间会去哪里?难道还在处理公事吗? 可是,叶栗掀开窗帘,看向落地窗外的泳池,陆柏庭也早就已经不在之前的位置,她微微皱了皱眉头,走出了房间。 但偌大的别墅,叶栗走了一圈,却始终没发现陆柏庭的身影。 忽然间,叶栗就这么硬生生的有了一种恐惧感,她怕自己就被陆柏庭丢在了这个岛屿上。 虽然,叶栗知道,这根本不可能。 但是,那是一种怎么都没办法遮掩下的情绪。 叶栗以为,如果陆柏庭有一天能对她不闻不问,她是最开心不过的,也显得惬意。 但现在,陆柏庭猛然的找不到人,叶栗却觉得自己没办法接受了。 沉了沉,叶栗推开了别墅的门,朝着外面走去。 管家看见叶栗的时候,楞了下,立刻追了上去:“夫人,您要去哪里?” 叶栗没说话,脚下的步伐有些快,甚至她都没穿鞋子,就这么光着脚,在地上走着。 管家灵光一闪看向叶栗,忽然就了然了:“夫人,您是要找陆总吗?” 叶栗被管家问的,瞬间停住了脚步,脸色里带了一丝的不自然和局促不安,那也是被人看穿后的尴尬。 她想否认,但是却挡不过内心里复杂的纠结。 结果,还没等叶栗开口,管家就自顾自的说着:“十二点多的时候,陆总高就朝着海岸线走去了,一直还没回来呢。” “他没说去做什么?”忍不住叶栗还是开口问着。 管家摇头:“没呢,走之前我就看见陆总在泳池边看了很久的电脑,好像是要去找什么东西吧。” 叶栗的心一跳一跳的,莫名的就想到了那天陆柏庭和自己说的那个心形的红色贝壳的事情。 她始终以为陆柏庭就只是说说而已。

一小时后,陆柏庭彻底的清理完厨房的狼藉,也把简单的龙虾面给端了上来。 这下,叶栗真的不敢造次,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,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面条,那眼神不时的看向陆柏庭。 陆柏庭没说话,面部棱角分明的线条看起来生硬的多,这样的陆柏庭让人有些不怒自威的神色。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,灵巧的剥着龙虾壳,再仔仔细细的把肉挑出来,放在叶栗的碗里。 叶栗吃的很满足。 一直到伺候完叶栗,等她吃完,再给她递上毛巾,陆柏庭这才动手开始解决自己眼前的面条。 面条,已经有些冷了。 叶栗看见,立刻阻止了:“我去给你热一下,冷了,不能吃了,你的胃不好,吃多了等下要闹胃疼的。” 胃疼—— 这两个字,瞬间让陆柏庭的脸色变了变,说不出来的滋味。 就好似自己的那玩意被人掐着,完全无法动弹。 陆柏庭的怪异,叶栗没注意到,她正打算拿起面条走向微波炉的时候,忽然,陆柏庭伸手阻止了叶栗。 “啊?”叶栗奇怪的看着陆柏庭。 陆柏庭很淡的说了一句:“我自己来,你坐着。” 这下,叶栗反应过来,下意识的扯了扯陆柏庭的手,有些小心翼翼的:“你是不是不高兴了?厨房那事闹得你不痛快了?” “没有。”陆柏庭随口应了声。 面条已经被送入了微波炉,微波炉的灯亮了起来,他调整了时间:“别在这里站着,回位置上去。” 那口气说不上坏,但是绝对称不上好。 叶栗想了想,还是把陆柏庭现在这种表情归结到了自己闹的那些事,她有些委屈,却又讨好的蹭在陆柏庭的边上—— “老公——”服软的时候,叶栗叫的很甜,“下一次,我发誓,绝对不随便放佣人的假了,好不好,绝对不会把厨房再弄成这样了。” 陆柏庭还是不说话。 “我只是想给你做饭。之前都很顺利的,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——” 叶栗絮絮叨叨的又开始解释了一次。 然后—— 陆柏庭忽然扣住了叶栗的腰身,有些发狠的把叶栗压在了一旁的墙壁上,沉沉的吻就跟着贴了下来。 甚至,陆柏庭的动作有些粗鲁,叶栗被弄的很疼。 “陆柏庭,我真的没……” 叶栗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,可是所有的解释对面前的男人而言仿佛都无关紧要,她的声音瞬间被吞没掉。 前扣式的衣服,已经被这人给彻底的解开,肌肤接触到微凉的空气,瞬间就起了鸡皮疙瘩,泛了粉红,显得格外的诱人。 陆柏庭双手将她圈住,彻底的让她没任何逃脱的空间。 “别……”叶栗想要将他推开,奈何实力悬殊太大,稍稍一动,又被男人摁死在墙上。 小手攥成了拳头,就这么抵靠在陆柏庭的胸口,陆柏庭根本不为所动。 叶栗瞪大了眼睛,看着陆柏庭,完全被动的被这人吻着,身体却敏感的感觉到自己的变化,还有这人的肆意妄为。

第一卷: 第145章 该死的,你到底在哪里!

第一卷: 第1057章 仿佛,就是为了等待那一天

第一卷: 第1057章 仿佛,就是为了等待那一天不可剥夺

第一卷: 第701章 陆柏庭可以掐着你的软肋

叶栗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猛然的推开了陆柏庭:“不要——” 叶栗没控制好力道,陆柏庭猝不及防的就被叶栗推到了一旁,这下,原本就绷着的小腿骨彻底的撞了上去。 从狭窄的单人病床直接摔了下去。 陆柏庭忍不住闷哼一声。 叶栗的脸变了一下,还没反应过来,外面的徐铭和傅骁第一时间推门而入。 陆南心也在第一时间折返了回来,她知道自己之前的动作有些让陆柏庭反感了,这种事情毕竟只有叶栗才能做的出来。 她不能让陆柏庭反感自己。 所以陆南心是回来道歉的。 结果,谁都没想到,会看见这样的画面。 唔—— 不太文雅的画面。 傅骁和徐铭同时转过身:“……” 陆南心傻眼,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等回过神的时候,几乎是尖叫的离开的,一走廊都能听见陆南心的尖叫。 叶栗的脸色红的吓人,完全的动弹不得。 等回过神的时候,她快速的把自己收拾好,下了床,走到陆柏庭的边上。 那眼神还带了几分的埋怨。 陆柏庭是气笑了:“受伤的是我,你倒是还埋怨起我了?” “谁要你……”接下来的话,叶栗说不下去了。 “我什么?”陆柏庭起了逗弄叶栗的心。 叶栗的脸越来越红,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起来,她第一次发现,陆柏庭要没脸没皮起来,能这么没节操。 见叶栗脸红,陆柏庭也不逗叶栗了,他的声音仍然透着沙哑,虽然某一处的嚣拔怒张已经不见了。 “所有的帐,等出院,我和你一笔一笔的算。”一句话,陆柏庭说的简单明了。 叶栗:“……” 然后—— 就没有然后。 陆柏庭无视了傅骁的存在,直接让徐铭进来,一行人上了瑞金的车子,把陆柏庭转院去了瑞金。 很快,早就已经待命的医生,看见陆柏庭的来的时候,第一时间就把陆柏庭送入了检查室。 叶栗被拦在了外面。 她没离开,就在原地站着。 傅骁也在一旁站着。 但是两人谁都没开口说话。 意外的,最后打破沉默的人,是叶栗:“傅总看见我和他最终结婚,大概很不赞同?” 傅骁挑眉,没说话,双手抄袋,对叶栗的态度不冷不热。 “傅总也一样喜欢陆南心不是吗?”叶栗很淡的笑了笑,“只是碍于陆南心的选择一直都是陆柏庭,所以傅总基于兄弟情,基于对陆南心的爱护,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在背后守着?” 被叶栗毫不留情的揭穿,傅骁的脸色变了变:“叶栗,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。” 叶栗淡淡笑了笑:“陆南心有什么好,让你们这样为她奋不顾身的。” “因为是一朵坚强的百合花,靠自己的努力打拼天下,和我这种从小捧着长大的小公主不一样。温润有礼,我就是刁蛮任性?”叶栗反问。 傅骁没说话。 叶栗也不在意:“百合花为了表示自己的天真无邪,就要懂得隐忍和退让,才可以变得楚楚可怜。而我这样刁蛮任性的公主,想要什么就必须得到什么。”